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釜溪印象网络 www.520zg.ne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6799|回复: 0

[龙都茶坊] 留守儿童家门口玩耍被重度烧伤,致双腿皮包骨,3年花了80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川C.T5177 于 2018-9-14 08:37 编辑

8月末的一天,在重庆万家燕烧烫伤住院部的走廊里,一名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迈着一双与他上半身极度不协调的小腿,在几个病房间颤颤巍巍地来回走动。只见孩子露在短裤外的小腿细如鸡爪,似乎只有肉皮包裹着骨头,让人非常担心这双腿是否能够撑起他上半身的重量。“这是我儿子孙文轩,3年前被火烧伤,现在孩子的右腿髌骨和腓骨被剔除掉一部分,右脚脚趾头也没了,两双小腿没有脂肪只有骨头和皮,导致走路不稳。”32岁的孙相科说。
微信截图_20180914082935.png


家住河南驻马店遂平县的孙文轩出生于2011年12月21日,今年还不到7岁。和农村大多数孩子一样,小文轩从小就被在外打工的父母留在家里,由爷爷奶奶照顾,也是一名留守儿童。2015年2月8日下午,3岁多的小文轩在自家门前柴禾垛边玩耍时,不小心被意外燃烧的玉米秆烧着,等邻居发现救出时,他全身的衣服都已经被烧焦,人也昏迷过去。图为小文轩趴在病床上写字后艰难地站起来。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000.png


烧伤后,孙文轩被紧急送往河南驻马店解放军159医院救治。经过几天的抢救,小文轩虽挽回了生命,但全身的烧伤面积达60%,其中深Ⅱ度10%,深Ⅲ度50%,且**烧伤严重。“当时,我和文轩妈妈在广州打工,接到家里的电话才知道孩子出了事,紧急回家并赶到医院后,第一眼看到孩子时,他全身都是焦黑的,喊他也不说话。”说起当年的情况,爸爸孙相科依然心有余悸。图为当年拍摄的小文轩烧伤的地方(家属供图)。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008.png


“我记得,孩子在抢救了几天后醒过来,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爸爸,着火了你咋没来救我呀?当时,我一下子就哭了,我觉得是自己对不住孩子,让他受了这么大的罪,所以从那时起,我就下了决心,再也不会离开孩子,一定要好好陪他。”孙相科含着泪说。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016.png


在159医院治疗4个多月后,孙相科开始带着小文轩在全国各地四处求医,进行疤痕和功能治疗。“妻子有心脏病,不能劳累,我让她在家照顾小儿子,自己带着文轩先后在河南、北京、广东、重庆等地做了**封闭松解、肛周松解皮掰移植、下肢康复锻炼、生殖器疤痕松解和**整型、双脚踝关节瘢痕松解和头部扩张器植入、生殖器**处理和禁用词语延长手术等大小20多次手术。”图为在烧伤治疗初期孙相科抱着小文轩进手术室(家属供图)。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023.png


孙相科说,由于文轩烧伤面积大,疤痕多,很多以前和他一起玩的小朋友再次看到他时,都很害怕,纷纷绕着走,“说他是个妖怪,都不跟他玩了。”图为小文轩独自坐在一间没有病人的病房中看电视。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037.png


在3年多的持续治疗中,小文轩从刚出事时的3岁懵懂孩童慢慢长大成了一个7岁的小男孩。孙相科介绍,文轩出事后的两个月左右,因为右边脚趾做负压引流时间自动脱落,后来在植皮后第一次洗澡,他看到自己的脚很怪,就问孙相科:“爸爸,我的脚趾头去哪里了?”孙相科不知道咋回答,只得无奈地骗他:你的脚趾头跑出去玩了,以后就回来了。“现在他开始懂事,不再哭闹,知道配合医生了。”图为小文轩穿着康复专用鞋具的双脚。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043.png


烧伤后,小文轩的右腿髌骨和腓骨被剔除掉一部分,小腿没有脂肪,只有骨头和皮,导致走路不稳,所以经常会缠着让爸爸抱。一场火灾,或许让他失去了像正常孩子一样走路、奔跑的机会,但在爸爸长时间的陪伴中,却培养了他和爸爸之间的亲密感。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049.png


从2015年烧伤至今,经过多次手术,孩子的头部、上肢功能已恢复很好,但臀部、生殖器和双腿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手术和康复训练,但烧伤治疗费用昂贵,截止目前已经花了80多万元。”孙相科说,这些钱都是来自亲戚朋友的帮忙及村民、社会爱心人士自发捐款和家庭举债,“每次住院治疗都是把一分钱掰开用,从不敢乱花,吃饭也都是捡便宜的买。”图为小文轩坐在床边吃爸爸给他泡的方便面。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056.png


“我们家7口人,我奶奶今年91岁,生活不能自理。文轩出事前,我和妻子在外打工,生活还过得去,烧伤后我要给孩子治病,妻子在家照顾小儿子和辅助老人,家里的收入仅靠5亩地的庄稼和孩子爷爷给人打零工每天挣的50多块钱。”孙相科说,文轩出事后,他奶奶一直觉得自己没有看好孙子,天天晚上失眠多梦,今年5月2号骑车不小心摔进沟里,导致头皮撕脱,目前还有头晕头痛现象。图为孙相科在为小文轩涂抹治疗疤痕的药膏。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104.png


“儿童烧烫伤治疗是比较复杂的,因为儿童正处在快速生长期,一处不及时治疗就有可能影响功能。孙文轩8月21日刚做了扩张器取出和生殖器整型延长术,后续小腿要做脂肪填充,双脚畸形还要纠正,全身瘢痕增生位置也需要进一步做离子术治疗,他身上影响功能的治疗大概要持续治疗到18岁。”小文轩的主治医生刘洋介绍。图为小文轩在手术室内接受手术治疗。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112.png


作为父亲,孙相科说,在康复的这条路上,虽然走的很难,但他一定会竭尽全力陪孩子走下去,但对于后续治疗、整形所需和已经欠下的债务以及对受伤对孩子一生身体和心理的影响,孙相科的心头总像有一块石头重重地压着,让他透不过气来。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137.png

微信截图_20180914083129.png

来源:大河乡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